酷我音乐 > 歌手 > 杨千嬅 >小城大事

《小城大事》 - 杨千嬅

杨千嬅

小城大事

00:00/00:00

所属专辑:喜爱杨千嬅 新歌+精选

分享到:
审批文号:暂无

有网友用K歌正在演唱这首歌,我要听>>

查看歌手信息>>
复制歌词 《小城大事》歌词 - 杨千嬅
小城大事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 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自你患上失忆 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只因当失忆症发作加深 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蜜运 像狐狸精般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 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自你患上失忆 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只因当失忆症发作加深 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蜜运 像狐狸精般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 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自你患上失忆 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只因当失忆症发作加深 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蜜运 像狐狸精般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 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自你患上失忆 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只因当失忆症发作加深 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蜜运 像狐狸精般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自你患上失忆 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只因当失忆症发作加深 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蜜运 像狐狸精般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自你患上失忆 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只因当失忆症发作加深 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蜜运 像狐狸精般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只因当失忆症发作加深 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蜜运 像狐狸精般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只因当失忆症发作加深 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蜜运 像狐狸精般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没记住我但却另有更新蜜运 像狐狸精般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像狐狸精般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并未允许我步近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无回忆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忘掉往日情人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却又记住移情别爱的命运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无回忆的男人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就当偷厄与瞒骗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抱抱我不过份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彼此追忆不怕爱要终止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多坏事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能从头开始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跪在教堂说愿意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娱乐行的人影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还在继续繁荣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我在算着甜言蜜语的寿命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人造的蠢卫星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没探测出我们已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已再见不再认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我下来 你出去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讲再会也心虚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我还记得到天上团聚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吻下来 豁出去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从前多么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每年这天记得再流泪

K歌作品推荐